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活动 >

肃北白石头沟项目部野外生活的一天

2016-08-30 20:55:00 来源:地勘院 作者:周通

  肃北祁连山西端的早晨,七点半天刚蒙蒙亮,身上还带着昨天爬山的酸痛,照例得揉揉眼睛抓紧起床,草草地刷牙洗漱后,赶紧收拾野外工作要带的物件。这时,我们的司机刘师傅(五十多岁的人了)已经擦黑在厨房忙活了好一会了,他正在给我们六七个人准备早饭,还得烧足开水带上。有时早饭是汤面片或者疙瘩汤,早晨这顿必须吃饱,这点太重要了,因为早餐这顿饭基本要管大半天的能量,这是每个地质工作者都清楚的。吃过早饭,大伙不约而同地往车上装去野外作业的装备和生活物品,组长刘力还得再仔细清点一下,如果带不全,今天的野外作业就会泡汤,因为进山后的路很长,再次返回来取那是不可能的。坐上车大家便出发了,入耳欣赏的是许巍的《蓝莲花》,眼前拂过的是戈壁滩特有的小群骆驼和稀疏的草丛,早晚的寒气阵阵袭来,倒有一番凉意。

  越野车经过一路不停的颠簸,行到不能再行进的便道,大家就得各自背上这些物品开始向工作区域徒步,这时的时钟已经指向十点。

  组长刘力年富力强,又是党员带头人,领着我和新来的实习生开始了一天的1:50000矿调,翻过眼前的一座小山,前面又是一座更大的山,这里地处祁连山山前隆起海拔都在3200m-3800m,再往前就是近4100m的高山梁横在我们面前,路线必须穿过那座山脊,要到实地布点观看,怎么办?硬着头皮也得往上爬,地质工作讲究绝对不能遥测地质现象,必须看到实物,采集标本和岩矿石样品。这时看到天空自由翱翔的斑鸠,不停地在上空盘旋,好像在取笑我们,你们能过得去吗?从高山俯视,远处是一座连一座的山峦,是终年不化的雪山,是人们向往的梦柯冰川,我多么想能有一架便携式轻型飞行器飞向那里看看,大自然既美丽又不通人情。所以只能放声高吼一声“我来啦……”,以示报个到。回荡在山野里的声音是那么的单调,只有山坡一侧的牧民大叔似乎听到,我们不约而同地在坡下相遇,大叔很热情地问候、聊天,打听外面的世界。这些零散的牧民赶着羊群一年四季也看不见几个人,我们会称呼他为老乡,老乡亲切地指着远处的流动帐篷,叫我们歇个脚,但我们还有地质点要踏。寒暄几句就得继续翻山,前面一座大山,老乡会给我们指从哪走好走,最后临别道出:“你们地质这行真不容易啊”。

  一座山看着不高,爬上去又得一个多小时,当我们到预定的折返点时已经是下午三四点,这个时候吃午饭,野外午饭标配是饼子榨菜火腿肠,路途上自带开水,但不可以任性喝,渴了就抿一口。这个地方气温很高,夏季地表温度40度上下,已经行走了约15公里的山路耗费掉了很多水分(第一天,我没有经验喝完了水,加上高原反应晕在了山梁上,还好刘力硬是拉起我,安全地送我上了返程车),准备返回时,还留有两三瓶救命的矿泉水。由于我们的矿调填图地域地层和构造走向基本是顺东西向的山脊或沟谷,只有从图幅上沿南北向横穿所经过的山梁,才能对地层和构造岩体侵位有更多的认识和了解,所以每次都要穿越尽可能多的山梁,经过更多的地层和地质现象。返程时,依然还要从东侧或西侧的平行路线观察记录取样,身上负重的样品也在不断增加,就是最后的一段行程会感到更加艰难,干渴、饥饿、心理挑战随之而来,晚上九十点下山也是常有的事。明净的晚霞也在为我们送上一程,当你在山上看见远方等待的汽车打开的远光灯,那个灯光就像黑夜里一束温暖,告诉我们那是终点,那种喜悦感我相信每个出野外的人都深有体会,如同看见女神缪斯一样,仿佛看到了希望。话音间,黑昼已经来临,是那么的快,多亏有GPS导航和无线通话联络,才把我们安全地送出到山外,否则稍有不慎就会有很大的风险降临。回去的路上大家在车上不由得小憩,到住地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刘师傅还要为我们做晚饭,零点时分才吃晚饭,饿过了时辰,已经吃不下去多少,囫囵吞枣般吃完了夜餐,简单洗漱一下,大家说说笑笑,讲述这一天所见到的地质经历和找矿情况,说着说着便不知不觉地进入了一天中最幸福的梦乡。

  这就是我们住的肃北石包城,曾经西路军英烈们走过的地方,我们新一代年青地质工作者正在走前人未曾走过的地质路。